ELIEEN

沼泽:

2013.4.28

生日那天的夜景部分ww


photo@爱琴海的天空

协力@七星瓢虫&酸奶


惣流・アスカ・ラングレー@九九

渚カヲル@肾宝

碇シンジ@我


感谢当天的所有人w

背着那么重的器材,战到凌晨大家都辛苦了。

感谢我的cp们,尤其是小爱后来还开车送了我们…

大家都非常累……拍到后来完全是困到不行_(:3」∠)_……

第一次出真嗣,接下来还会继续的吧。


[團兵][ABOparo]Soul

日常空白:

想寫很久、但因為想要寫的篇幅有點長,所以一直想找個可以早點開始寫的時間,想要一口氣寫完的一篇,當然是抱著想要傳達某種東西所以選擇ABO設定,如果看短篇集的人就知道、根本是偽ABOwwww


***



「史密斯醫生,急診室來的電話。」助手敲門喚醒醫生,就看男人一臉臭臉的接過電話,電話那頭是漢吉。
「艾爾文,我想這只有你可以處理了。」漢吉劈頭說道,一面要身邊的護士住射針劑,「這是你的領域,快點過來。」
「嗯?」
「一個Ω,他要死了。」

***

如果命中註定要愛上誰,那為什麼上天又要奪走註定愛上的人?
如果誰是你註定要愛上的人,那為什麼不給個呵護你的?

「他的伴侶命令他死。」漢吉將病例丟到男人懷裡,「里維阿卡曼,長時間被伴侶家暴、虐待,社會處已經通報處理很多次、也輔導心理診斷,但你知道,伴侶之間的牽絆是無法撼動的──」

「他的伴侶呢?」
艾爾文看了一眼病患,四肢和臉上皆有明顯外傷,抽蓄、無法停止的過度換氣、所有生命數據不斷往下掉,那並不是哪個器官出問題、也沒有出血,臟器看樣子也沒有問題,那完全是牽絆間的語言暗示、並且是最殘酷的控制。
「死了,他伴侶從八樓一躍而下──到院前已經確定沒有生命跡象、搶救無效。」
「那就沒辦法了。」

當Ω和α,兩人被“命運”牽連起來,之中的所有語言、命令、愛情、傷害,都被無形的力量牽引在一起,他們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心跳、可以感覺到加倍的愛情、也可以感覺到彼此的情緒,當然,傷害和痛苦也是加倍的。
而且,在這段關係,較為強勢的α甚至可以操弄語言,可以命令、制約,他可以讓Ω做任何事,無論是違反道德、違反社會規範,Ω都會受到語言的控制。

因此社會局和衛生單位對此成立一個獨立的研究部門,專門研究之中的關聯、並預防伴侶互相傷害,但很不幸的,誰都無法掌握命中註定這四個字,艾爾文在做這方面的研究時,只能找出個案,無法歸類,甚至也無法醫療改善。
當然,如果只是單純的心理疾病只要投藥控制、做一些心理治療便會改善,但多數出現問題伴侶,都是帶著惡質的異變。

快速翻個病例,一面要漢吉繼續使用藥物控制狀況,艾爾文讀到病患的狀況,病患和牽絆者是在路上相遇,牽絆者是個嚴重的Ω厭惡者,兩人並無正常伴侶關係,只有接近凌虐的上下關係。
里維被命令工作、偷竊、傷人,好幾次都被帶到警局、甚至有幾個月被關進監獄的記錄,一開始牽絆者在接受調查時,一直擺出關愛和愛憐的態度,直到一次問訊中,里維突然發狂抓住牽絆者,吐出一連串實情。

伴侶的命令、一個Ω怎麼有辦法抗拒,因此,里維的伴侶很快接受心理治療,並送到精神病院單位,但那個人是精神扭曲的狡猾者,只要有機會,他就會命令里維替他逃離治療、甚至在醫院縱火。
都快看不下去了──艾爾文皺眉,不過看到記錄的一半,就可以說是自己看過的最極端案例,不過病患的居住地並不在自己研究的區域,會送到醫院急救也只是因為這兩個人前兩天才遷居到這裡、但馬上就發生眼前的事件。

「漢吉,目前的用藥量是?」些許同情起眼前的案例,如果可以活下去說不定能拿到一些數據,但伴侶死了,沒有人能夠扭曲命令,只能寄望里維的求生意志能不能凌駕命令。
「已經是極限了,艾爾文──」
「抑制劑的實驗新藥呢?」

突然想到什麼,這幾年漢吉和自己參與新藥的研發,為了讓Ω可以選擇自我人生,不過藥還在實驗階段,有非常高風險會讓用藥的Ω失去繁殖能力、甚至會破壞部分的感知神經。

「可是、那個藥還沒進行人體實驗──」漢吉咬咬牙,轉頭要助手去實驗室拿藥。「就某個層次來說、我的顧慮是多餘的吧──」
「嗯?」
「失去伴侶之後,Ω就等於死了,如果藥能夠讓他失去折磨他的本能、對病患來說、也許是得到重生──」
和你一樣。
漢吉將針劑交給艾爾文讓他施打,對被伴侶疼愛而幸福的自己來說,這個藥自己是絕對打不下去的,也只有艾爾文有辦法這樣做──

艾爾文的Ω伴侶死了,這也是為什麼他會瘋狂投入實驗、甚至製造出那種藥。

那種藥雖然是以Ω的抑制劑為主題開發的,但艾爾文的最終目標是,使用在α身上時,會將α的本能一起破壞,讓兩種特殊的族群可以回歸如同β的平常狀態。

漢吉看病患呼吸逐漸趨緩,體溫和心跳也緩緩的回到正常值,伸手拍了拍艾爾文的肩膀,看他淚流滿面。
男人還在受苦,為了死去的伴侶。

***

艾爾文還記得撕扯全身的痛楚,長達十幾小時的緊急開刀宣告無效後,在意識還沒感覺到痛苦前,身體先痛到站不穩。

當時在自己身邊做為助手的漢吉一面叫著自己的名字,一面替自己注射鎮定劑,但渾身的冷顫和奪去呼吸的痛苦讓艾爾文感覺到死亡逐漸逼近,那不是失去伴侶打從內心的疼痛,而是本能驅使的痛苦。

持續了十幾天,發燒、心臟衰竭、過度換氣、血壓、自律神經、消化器官,無法進食,在突然意識到要活下去,苦撐過後,才終於熬過死亡的可能,並好不容易逐漸恢復。
在痛苦折騰下,艾爾文一次都沒想起伴侶,直到意識可以正常轉動,才想到他死了、再也不會活過來了。

完全哭不出來、無法做出正確的情緒反應,因為太痛了、太恐怖了,無法掌握自己的生命,只因為伴侶逝去,就品嘗到那般痛苦,這樣的折磨讓艾爾文沒有去參加伴侶的葬禮,也請人先到家裡將所有伴侶存在過的痕跡消去,才終於回到家中。

尋找到命定對象的喜悅,和折磨形成強烈對比,這讓原本只是興趣研究α和Ω的艾爾文沉浸到專業領域,可以說年紀輕輕便成為權威。

但無法消除怪異的空洞感,艾爾文清楚自己在精神上已經成為殘缺者,這輩子註定抱著這份不完整的怪異感到死。
被制約被附身被箝制了吧?感覺到疲倦,艾爾文抓抓頭,想著該去看看患者了。

離急救那天已經過了一個禮拜,漢吉說他的生命狀況雖然還是有點不穩,但終於張開眼睛了,不過目前沒有開口,不確定是不是影響到語言神經、或者受到衝擊太大,無法說話。
應該是第二個。艾爾文想到自己,光是回到研究崗位就花了半年,病後開口和病患說話花了一年,還歸功於自己是醫療專業,一個十幾年都被暴力語言控制的Ω,在失去控制端想要恢復正常,可能還要更長的時間。
而也因為里維什麼都沒有,漢吉基於同情和研究申請了經費,讓他轉到特殊照護病房,並有一筆不算少的金錢補助生活和恢復直到出院。

「我是艾爾文史密斯。」

拿著病歷表,敲門進病房後開口自我介紹,這幾天終於逼迫自己看完里維的經歷,內心可以說對他持有同情,但這份同情絕對不能表露出來,看向病床上的人,臉色蒼白,有些鬆垮的衣服讓人看見瘦到不成人型的體態,也是,事後醫療發現,里維已經多天沒有進食,就算沒有伴侶的語言和衝擊,也是瀕死狀態了。

連臉頰都有些微凹陷,艾爾文只有在一些鬧飢荒地區的照片才看過人瘦成這樣,當天在急診室病沒辦法細細觀察,看對方只是非常虛弱的看過來,艾爾文拉了張椅子坐到病床邊。

「我是你的主治醫生,直到你可以恢復正常生活為止,我會負責看護你,並治療你。」
「──?」病床上的人動動嘴,艾爾文只能從嘶嘶聲和嘴型判斷是治療兩個字,原來可以說話啊──

床上的人突然情緒激動了起來,猛力張嘴想要說話,手不住的抓著喉嚨,艾爾文站起身要穩定他的情緒,卻被里維的手猛力揮中臉上的眼鏡,在感到疼痛的瞬間,艾爾文感覺對方的情緒──

「醫生!」
護士聽吵雜,衝進病房看到艾爾文摀著臉坐在地上,病床上的人拔掉點滴摔掉一旁的水瓶激動的張嘴發出尖細的聲音,如果是正常人大概是大聲到刺耳的狂吼吧?連忙要其他護士幫忙,直到里維好不容易被按回病床,在藥物施打下情緒恢復鎮定,艾爾文才站起身。

那一口氣爆發出的痛苦憤怒,艾爾文清楚感受到,床上的男人,並不想被誰拯救。
他想死、無論是發自內心,或被詛咒困住,都讓人感到悲哀。

***

「艾爾文,我覺得你很消極喔?」漢吉端了咖啡放到男人桌上,從護士那邊聽聞消息後、過了兩個禮拜,艾爾文再也沒踏進病房,治療的工作只好由自己接手,但床上的病患像死了一般,除了眼睛偶爾會眺望著病房外的遠方外,沒有其他情緒波動。
「你也知道這個案例很麻煩,但再怎樣都是醫生吧?」

「如果我說、他唯一的治療方法,就是讓他死呢?」是啊,是該愛到強烈、愛到沒有你就活不下去的,所有自己看診過的伴侶、不都是這樣嗎?雖然自己努力歸類出不同,但結論是一樣的。

可以獨活在世界上的自己才是不正常的,強制想拆散命中註定的誰,才是不對的。

「你說什麼啊?」漢吉抓抓艾爾文的肩膀,那句話像間接詛咒艾爾文的活著,「艾爾文,你知道喜歡上誰的喜悅,但你想,如果你的對象和里維一樣,你會不會沉淪在痛苦中?」
「說不定他很高興,漢吉,我是α,所以我不懂不是嗎?服從誰的喜悅、被誰命令的喜悅──」
「那是說不定,但就我們的角度來看,非常悲哀不是嗎?我們可是為了要讓那些受苦的孩子們脫離箝制──」

每一個病患都是血淋淋的例子,從小到大恐懼被α控制的Ω,身為Ω無法自主的悲哀,或因為社會負面灌輸、痛恨男性Ω的α,種種案例都讓原本應該是上天賜予的緣分埋藏陰影,也衍伸出許多自殺和他殺的案例。

「艾爾文,不要放棄,你不是這麼脆弱的人,你不是熬過去了嗎?」
「漢吉,我沒有熬過去──我還在谷底──」為什麼會突然讀懂病患的心裡?是因為壓抑已久的情感被喚醒?或者終於又想起過去和誰牽絆、終於填補滿靈魂的喜悅?
「艾爾文。」漢吉拍拍他的肩膀,因為沒有經歷過所以自己並無法理解,也許艾爾文面對的、是一面鏡子,一個和他一樣,失去靈魂某處的人。「也許你將里維從谷底解放,也會得到自由,你想要的,不就是真正、從心底到靈魂的自由嗎?艾爾文,就算你沒有熬過去,時間也會讓你撐過去的──」

並不是失去伴侶就註定孤伶,你有許多好朋友、支撐你的夥伴,還有你的研究,你不是想要讓所有人露出幸福的笑容、並從毫無道理的關係、和痛苦的性中解放嗎?你不是想要讓誰得到尊嚴?

被漢吉說服了,艾爾文終於收拾起情緒,又來到讓人恐懼的病房外。
啊啊啊、身體拼命拉警報,抓住門把時,艾爾文感覺渾身顫抖,好不容易才將門拉開,每一步都沉重到讓人難以呼吸──
原本安靜的病房中響起兩種聲音,一種是自己的心跳呼吸、一種是誰的痛苦呻吟──

「我是艾爾文史密斯、我來看診──」

啊啊感到痛苦感到絕望,靈魂被硬生生撕扯成一半,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沒有和你死的勇氣,我將靈魂放逐、放棄兩人與生俱來的牽絆、愛意、為彼此狂喜的情感,就因為想要活著──

「去死吧、去死吧──」
比起幾天前、已經聽得清楚他說的話了,艾爾文鼓起勇氣拉了張椅子,在床尾坐下。
「這幾天的數據趨於正常、如果持續平穩下去,可以考慮減少鎮定劑和安眠藥的使用──」
「去死吧、去死吧──」
「另外我這邊有你發情期的記錄、會建議你在之前吃下少量的抑制劑,之前替你打的藥劑不知道對你身體產生何種反應、總之必須要測試──」
「你他媽的去死!去死!」
「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!」忍無可忍,艾爾文將手中的報告丟到里維身上,「你以為我不想死嗎?但我還有好多事情想做、和伴侶無關的,我想要成為一名外科醫生、想要平凡的生活、想要到巷前的咖啡廳吃一頓豐盛的早餐、想繼續研究、想看連續劇的下一集、想等喜歡的作家出新作品──就算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、就算不是命中註定、只是無聊的生活縮影,我也想要感受一下風、聽海的聲音、想大笑想和誰談場戀愛想跟誰吵架、不因為他是我的伴侶、不是命中註定吸引的對象,而是了解我、懂我、和我發生過爭執卻依舊願意在我身邊的人──」


很難懂嗎?那不是正常人應該擁有的一切?為什麼非得要為誰敢絕情欲、為誰慾火焚身、為誰拋棄理智,想要理智的去愛誰很難嗎?就算愛被歸類為非理智行為,想要心中認定了、喜歡誰了,很過分嗎?

「我也曾經愛過他啊!發自內心的愛!但我不想死!不想死!」那股無法死也不想死的折磨讓艾爾文再也撐不住,抱著頭縮起身子,保護最脆弱的內心、抵禦所有的痛苦──
「不想死──」床上的人突然擠出三個字,艾爾文聽到他突然拔高的哭喊、扯著喉嚨大哭了起來,「不要逼我──我不要那樣做──對不起對不起──我不要──你去死吧、去死吧──不要逼我、我不想和你一起──」

朦朧之間,艾爾文爬起身用力抱住哭到聲嘶力竭的里維,感覺到頰邊爬滿淚水──

CHIKOの(。◕ฺˇε ˇ◕ฺ。):

K

八田美咲:chiko

伏见猿比古:藕丁

phx:十六

协力:安踪/花回

 

2013/7/12————七夕

Y-A-N:

鲁鲁修:YAN

摄影:粽子

后期废QAQ······其实是第一次试着做换背景之类的·········大概是瞎做的产物,做的很仓促后来才发现超多bug,翅膀都没有扣干净(其实也不算是抠图吧···)·······

反正会重做的,就po出来纪念下(*o^w^o*)说不定下次做还没这个好【【。

这套拍出来其实很喜欢,可是后期苦手啊QAQ做出来肯定张张风格不一样QAQ

鳏寡孤独:

给之前那张补了一个(照镜子)鬼灯大人( ´・∀・`),

感受一下我拼完以后的脑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鳏寡孤独:

lofter满了两百粉,趁机向所有fo我的天使们表白/w\

接下来就要各种final了大家也要期末了一起加油!!

【【【发个小太阳表表诚意……【you【

拯救鸟厨熊猫:

Love Live!

一年级三人组 未觉醒 旗袍

西木野真姬:82

小泉花阳:元二

星空凛:小萱

偷偷预告一下。。

妹子自己修图总有种一吞然后不见天日的感觉。。。


包子⑨:

2.15【四季漫·春】【DNF女法师】 

【摄影】包子9

2张返图证明我来过恩